工業企業搬遷:新與舊之間的平衡與創造
  發布時間:2021-08-11 09:36   來源:城市怎么辦

一、引言

進入新世紀以來,許多中心城市的建設與一些污染嚴重的老企業之間產生了尖銳的矛盾,因此,調整搬遷城區內的污染企業已成為許多城市普遍出現的問題。例如,北京、上海、廣州等特大城市都相繼對老城區進行改造,實行“退二進三”戰略,對原有產業布局和工業用地進行大幅調整,推進城市中心區工業企業逐步向郊區以及周邊小城鎮轉移。

污染企業調整搬遷不但能有效消除城市污染源,提高城市品位,優化城市空間結構;對企業來說也是創造發展的機遇,通過調整搬遷能促使企業的發展跨入一個新平臺。

二、杭州手法

實施杭州市區工業企業搬遷工程是本世紀初杭州市為應對城市化快速推進過程中,原先地處郊區的工業區被納入城市的中心區而對周邊居民生活品質帶來的一系列干擾,進而影響城市總體規劃的實施而決定實施的重大決策項目。

從2002年起,杭州市正式啟動實施“市區工業企業搬遷工程”,專門成立了市區工業企業搬遷工作領導小組,建立市領導重大搬遷工程聯系制度,研究、協調、解決企業搬遷中的重大問題。按照“保老城、建新城”的理念和“兩疏散、三集中”的思路,疏散老城區建筑和人口,降低老城區建筑和人口密度;推動企業向工業園區集中、高校向高教園區集中、建設向新城集中,達到保老城、建新城的目標。

在搬遷實施過程中,杭州堅持以城市發展方式轉變帶動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瞄準共建共享與世界名城相媲美的生活品質之城這一戰略目標,找準比較優勢,打造競爭優勢,構筑發展優勢。堅持工業布局調整與城市功能完善、城市環境營造、居民生活品質提升相結合,鼓勵、引導企業搬遷與調整結構、提升產業檔次與加大技改投入相結合。通過老城區工業企業搬遷,工業企業調整了產業結構,轉變了發展方式,實現了“脫胎換骨”,進而改善了城市環境,提升了城市品質。

三、典型案例

(一)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群落——舊廠房變身博物館

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群落選址于杭州拱宸橋橋西歷史街區內,以中國大運河最南端標志的拱宸橋為地標,由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中國刀剪劍、傘、扇博物館四個專題館組成。

博物館群落總占地面積47309平方米,總建筑面積37862平方米,展廳面積14264平方米。四大博物館建筑由杭一棉(通益公紗廠)、紅蕾絲織廠、橋西土特產倉庫改建而成,是杭州保護與利用工業遺產的典型范例。其中中國刀剪劍博物館、中國扇博物館、中國傘博物館于2009年9月建成,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于2011年9月建成。

中國刀剪劍博物館、中國扇業博物館、中國傘業博物館被稱為“杭州運河工業三館”,其中刀剪劍和傘業兩個博物館“共生”于拱宸橋西土特產倉庫,扇博物館則在杭一棉地塊,杭州市通益公紗廠內,這些清代、民國和建國初期廠房、倉庫,分別是杭州各個歷史時期工業發展的代表性建筑。

上世紀九十年代起,隨著城市規劃調整,大量工業企業尤其是重化工業、制造業紛紛遷往遠郊,留下一大批保存基本完好的工業遺產建筑群,它們是城市發展的見證,如果抹去,城市發展就會出現一段空白。因此,全國各城市都開始重視工業遺產的保護。

三大博物館就是利用工業遺存改建而成的博物館,充分展現了運河景觀、歷史建筑、工業遺產三者融合的建筑之美。三大博物館分別以刀剪劍、傘、扇為專題展示,展示與傳承了以刀剪、傘、扇等傳統手工藝為主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2011年5月,杭州運河工業三館新開手工藝活態展示館,由杭州第一棉紡廠3號廠房改建而成。手工藝活態展示館作為中國刀剪劍博物館、中國扇博物館、中國傘博物館靜態展示的動態延伸,成為全國鮮見的集工藝表演、體驗、教學、銷售為一體的全新概念的“非遺文化”開放式展館。通過集中展示以刀剪、油紙傘和綢傘、各類扇子為主的傳統手工藝,以及其運用于現代藝術中的創意手工藝,在保護和傳播此類非遺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基礎上,為其傳承注入新的活力。

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中國刀剪劍博物館、中國傘博物館、中國扇博物館和手工藝活態展示館在融合了古運河、舊廠房和杭州工美文化的同時,共同構成了以運河景觀、歷史建筑、工藝美術為特色的,集展示、收藏、研究、培訓和交流為一體的,具有杭州特色、運河特點的工藝美術主題博物館群落。為世界打開了解杭州工藝美術的窗戶,搭建起交流切磋和發揚傳承的平臺。

(二)“杭絲聯”166——工業遺產改建文創園

絲聯166文創園,位于杭州拱墅區金華南路189號(原麗水路166路),總體建筑面積約2萬平方米,是以保護工業建筑、保護工業遺產業態、展示文化創意產業魅力的示范區,涵蓋廣告和建筑設計、藝術創作、空間設計、視覺藝術、家具設計、飾品設計等多個專業領域,成為了杭州最負盛名的LOFT創意產業園。

曾經的“杭絲聯”是1956年周恩來總理親自批準的國家一五計劃重點建設項目之一。到1966年,杭絲聯三期工程全部竣工,全廠房屋總面積94279平方米,絲織品產量達到4729.9萬米,印染品產量為7851.8萬米,創利3234萬元,有“遠東第一大廠”的美譽。

然而到了21世紀,在深化國企改革、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鄉鎮企業崛起時期,國有企業的體制、機制和與市場激烈的競爭環境相抗衡的能力越來越弱,加上過重的負擔,企業流動資金短缺、生產成本難以消化。杭絲聯和其他國有企業一樣面臨困境也面臨轉型。

1999年十五屆四中全會通過《關于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國有經濟“有進有退”、“有所為有所不為”。至此,杭州國有絲綢行業由過去的支柱產業,繼而調整、改造,直至逐步地有序退出。

2001年10月,杭絲聯重組轉制,有500多名原杭絲聯的職工再就業。

2007年,杭絲聯的鋸齒形廠房被市政府列入杭州工業遺產保護單位,老廠房也煥發出新的生命力——開創“絲聯166文化創意產業園”。

工業遺存曾經是工業時代里的“巨無霸”,但在信息時代卻日漸式微,如今它們中有的被建成特色鮮明的國家級博物館,有的“騰龍換鳥”成為經濟綜合體,還有的,則被重新包裝成為充滿創新動力的文創園區。杭絲聯無疑是后者中的佼佼者。

這座由前蘇聯國家第一設計院專家設計的鋸齒形廠房,就像是“混血兒”——一方面,繼續保護工業建筑、保護工業遺產業態;另一方面,引入廣告、建筑設計、藝術創作、空間設計、視覺藝術、家具、餐飲、飾品等文化創意產業,打造集辦公、展示、文化交流等多種功能于一體的創意園區。

“杭絲聯”,創造過昔日的輝煌。如今,蛻變成了創意,演繹成了時尚,歷史與現實、工業與藝術的完美契合,成為了杭州都市文化的新地標。

參考文獻:

[1]王國平.城市決策論[M].杭州出版社,2019.

[2]傅曉霞,魏后凱,吳利學.城市工業搬遷的動因、方式和效果——以北京市為例[J].經濟管理,2007(21):66-71.

[3]何明俊,應聯行,高潔. 杭州主城區工業企業合理搬遷的難題及對策研究[A].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城市規劃面對面——2005城市規劃年會論文集(上)[C].中國城市規劃學會:中國城市規劃學會,2005:5.

供稿:汪聰聰

審核:蔡 峻

  作者:  編輯:陳俊男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