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非物質文化傳承的傳統村落更新設計
  發布時間:2021-08-11 09:37   來源: 城市怎么辦

傳統村落是在長期農耕文明傳承中逐步形成的,凝結著歷史的縮影和記憶,是中國傳統文化最深厚的地方。隨著中國現代化建設發展和城鎮化步伐加快,傳統村落受到了巨大沖擊,大量傳統村落逐漸消失。與此同時,依附于傳統村落的非物質文化也面臨著地域特色缺失、難以傳承、甚至消亡的問題。將非物質文化遺產回歸至村落文化空間中研究,此篇以安徽省宣城市績溪縣仁里村為例,探索將非物質文化的傳承與傳統村落空間的保護更新有機結合的路徑。

村落概況

仁里村坐落于績溪縣瀛洲鄉登源河西畔,地處黃山山脈和西天目山山脈結合帶,新安江源流之一的登源河伴村而過。依山傍水是仁里村最好的寫照。仁里文化積淀深厚,是古徽州名副其實的“程朱闕里”。仁里歷史上是徽商會集的水陸碼頭,村莊按龜形設計,現仍完好保留明清時期的風貌。全村有四門三街十八巷,有古城門、古祠堂、古牌坊、古民居、古書院、古碼頭、桃花古壩、古井……依然可見歷史商業重鎮的繁華。

01 非物質文化對村落空間形態的影響

村落形態在空間上具有多層次的特征,仁里村的空間組織由村門、街巷、廣場、河流、公共建筑、民居等要素組成,空間的美感源自于各空間構成元素間的協調、統一。村落空間形態包含非物質文化的重要內涵,從仁里村提煉出風水思想、群體意識、宗法制度三個典型非物質文化內涵,并依據建筑空間形態學的原理,結合面、線、點為空間結構要素,以圖片的形式展現非物質文化內涵對仁里村多層次的村落空間形態影響。

02 仁里村文化空間中承載的非物質文化

仁里村作為歷經千年歷史的傳統村落,世代沿襲了傳統的文化空間,孕育了大量與村民生活息息相關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以仁里村文化空間為線,以非物質文化遺產為珠,挖掘仁里村傳統生活生產方式。

(1)徽墨制作技藝

績溪制墨歷史悠久,興起于唐末年間,發展于宋代,興盛于明清。仁里曾經是徽墨的主要生產地和集散地,仁里耿氏受徽墨大家汪近圣的影響,自宋代后始制墨?;漳耸莻鹘y書寫工具,同時還是“文房雅玩”用品,具有藝術價值與收藏價值。

(2)雕刻技藝

雕刻技藝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的傳統手工技藝,仁里村精湛的雕刻技藝很好的在建筑空間裝飾中得以傳承。仁里傳統建筑的主要裝飾類型包括磚雕、石雕、木雕。仁里現遺留下來的建筑裝飾多為明清時代的三雕,裝飾的內容基本涵蓋了動植物、歷史故事、生產生活題材、忠孝節義題材、佛道題材、吉祥器物等,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內涵,反映了當時仁里的社會政治、宗法禮儀和經濟文化等鮮明的時代特征。

(3)扮地戲

每年農歷八月初一,也就是華佗會當日,會由村里八至十歲的程姓子孫穿上戲裝,勾畫臉譜,扮成戲劇人物在村中游行。隊伍不在戲臺上表演,而是穿過仁里正街,向東、南、西、北門“打四角”巡行,故名為“扮地戲”。又因不開口說詞唱戲,只是儆動作,又被稱為“啞戲”。

(4)舞龍

每年中秋夜,仁里都有舞草龍的習俗。將稻草、艾草繩編扎的龍身和竹篾扎制的龍頭、龍尾組合,用木棍撐起,插上線香、 蠟燭。舞龍前,須點上香燭,由舞龍頭的人帶領大家向龍叩拜。一人手提“明珠”在前引導,先從村頭進入,七八個人高舉著草龍,每到一坦場,在鑼鼓聲、爆竹中,會表演“盤龍”“滾龍”“騰龍”等招式。

村落文化空間現存問題分析

仁里依山傍水,文化積淀深厚,是典型的徽州傳統村落,素有“小小績溪縣,大大仁里村”之說。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傳統村落衰落的現象也在仁里村出現,以圖片的形式分析仁里村文化空間存在的問題,為非物質文化視角下仁里村文化空間保護與更新的針對性設計提供依據。

基于非物質文化的文化空間更新設計

針對仁里村空間的現存問題,從非物質文化傳承視角下提出了“活態傳承”為基礎的保護與更新原則,構建了以傳統手工藝復興和民俗文化傳承為重心的非物質文化發展模式。進一步提出,傳統村落空間的更新設計以滿足使用功能為基礎,挖掘富有情感的非物質文化內涵,打造仁里村的文化符號,將非物質文化內涵作為形態功能注入到設計中,打造具有仁里特色的新仁里,從而實現村落空間對非物質文化的活態傳承。

01 景觀風貌優化

選取村口及宗祠的門坦兩個節點進行更新設計,梳理場地的功能需求,對場地現狀做出較大的改變。對地面進行整體翻新,適當增加景觀綠地和休憩設施。

① 村口迎賓景觀

進入仁里村前的首個景觀節點便是仁里南門外的曬場,它是村落整體形象與氛圍的第一印象,因此要保證村口節點的視覺識別性,重點打造有仁里特色的村口廣場。選取仁里村“千年仁里”的說法,選取與徽墨材質相似的黑色大理石打造入口的形象標識。地面鋪裝以卵石、青石為主,通過塑造水景和增加鄉土植物的方式,提升村口廣場的層次感。

②宗祠祖訓門坦

門坦空間是宗祠空間序列的起點,便于族眾聚集及舉行公共活動,也是村落交通的重要樞紐和村落街巷與祠堂空間轉換、過渡的空間。擴大世宗祠的門坦空間,形成祠堂的封閉空間與門坦的開敞空間的強烈對比,彰顯祠堂地位的重要性。設置祖訓牌,展示程氏家訓的內容,提升宗祠門坦空間的文化內涵。

02 展陳空間設計

將仁里村內歷史價值與景觀價值較高的歷史建筑進行活化,提供文化再生空間載體。文化空間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存在載體,通過“空間再造”方式,為仁里村“非遺”提供一個賴以生存的空間載體和物質環境 ,實現對仁里村“非遺”的集群性保護,促進仁里“非遺”氛圍的形成,從而實現“非遺”的活態展示和有序傳承。

仁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展示有三大類型:①空間展示,可運用意象恢復、景觀恢復、情景重塑三個手段進行展示。②靜態展示,是指通過實物、模型、照片、視頻等形式展示文化遺產,一般有陳列展示、景觀展示、符號展示。③活態展示,通過時間、空間以及人類活動形成的活態文化空間,實現活態展示,具體形式比如表演展示、活動展示等。

仁里村的“非遺”展示應減少孤立的靜態展示,可在活態展示空間劃分特定區域進行陳列展示。以徽墨制作技藝為例,可將仁里村的閑置傳統民居建筑改造成徽墨展示空間,主要以小型展示和體驗為主,結合真實作坊體驗制作流程。通過場景復原營造具有歷史感的徽墨生產空間,現場動態展示徽墨手工制作的生產過程,將游客徹底帶入真實的情境中;在建筑的廳堂處展示墨塊成品、工具以及徽墨文化相關書籍、照片、影視史料,深刻且生動地展示手工制墨技藝。

參考文獻:

[1] 汪欣. 傳統村落與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 [M]. 北京: 知識產權出版社, 2014.

[2] 白云駒. 論“文化空間” [J]. 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8.

[3] 王德剛. 空間再造與文化傳承——棲霞古鎮都村“非遺”保護工程實驗研究 [J]. 民俗研究, 2014(05): 13-25.

[4] 績溪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 績溪縣志 [M]. 合肥: 黃山書社, 1998.

[5] 中國名村志叢書 仁里村志 [M]. 北京: 方志出版社, 2018.

[6] 劉仁義. 徽州傳統建筑特征圖說 [M]. 北京: 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2015.

供稿:陳正怡然

審核:施劍

  作者:  編輯:陳俊男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